2013黄文彬精神奖

蔡益源回馈华社永不言倦

他为华社服务超过60年,现任活跃社团工作。就因为他抱着一个宗旨,身为华裔一份子,在能力许可,并拥有时间的情况下,就应义务协助社团、服务社团,回馈社会,造福人群。

他就是2013年“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精神奖华社服务奖”得奖者蔡益源。

蔡益源在接受访问时披露,他本身曾服务的社团包括了砂拉越客属公会副会长、蔡氏公会会长(现在则是名誉会长)、同时也曾担任过古晋河婆同乡会青年团团长及副会长,一直至届满后,现为该会名誉顾问。

目前他仍任砂拉越客属公会的婚姻注册主任、婚姻调解主任、选举委员会主任兼名誉顾问,其他服务过的社团包括了南大校友会古晋分会等。

任多个社团执行秘书

他也担任过古晋中华工商总会执行秘书、砂拉越商联会执行秘书、古晋华人信托委员执行秘书、古晋华人慈善信托委员会执行秘书。

同时,他也献身教育,在古晋中华第一中学任教,也曾到三中与四中代课,因此,他与三间独中都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他坦言,自己已年高70岁,华总颁发“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精神奖之华社服务奖”予他,是给予他对华社服务的肯定。

“我感激晋汉省华总给予我这方面的肯定。此项常年精神奖,以纪念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生前对社会的贡献,为后进楷模,延续表扬晋汉省内对华文教育及华社领域有特殊贡献的人士。

持续回馈社会

蔡益源个人觉得,除了正职之外,倘若有能力,有时间的话,他将持续参与社团工作,回馈社会。

早在上世纪60、70年代,华人社会中拥有大学毕业资格的华裔不多,现在就很多了。所以关系到文字方面工作,蔡益源作了很多,当年社团需要这一方面的服务。

他精通华语、马来语及英语三种语言,是当年华社与政府官方机构沟通的桥梁,他还记得,当年砂国民登记局长沙比尼与他非常熟络。

“在华人社会,社团工作都是义务的,我在砂拉越客属公会担任婚姻调解官,常有夫妻因出现分歧,导致婚姻即将破裂时,都会向公会求助,要求婚姻调解,这种调解工作不易,常从下午3时开始对夫妻们调解,直到晚上8时回到家中时,晚餐都凉了!”

婚姻调解不易

因此,他的家人心疼他花太多时间在社团工作上,常对他抱怨,他笑着对笔者说:“清官难理家务事,如果没有把事情做完,我又不太放心,就把事情给做完才能安心。”

他举例,砂拉越客属公会的婚姻注册官,必须签署婚姻证书,尤其是大日子、就如2011年11月11日、2012年12月12日都有许多佳偶选择此日共结连理,2012年12月12日,3个“12”重叠的这一天,被誉为“要爱”“要爱”“要爱”的世纪示爱日,有情人纷纷选择在当天注册结婚。砂拉越客属公会,是当天古晋市最多有情人前往注册结婚的乡会,共有35对情侣前往注册结婚。

蔡益源坦言平时到公会到返家都需花1至2小时,加上下班时间塞车,原本这是休息时间,既然已经答应了做这份工作。就要尽心尽力把工作做好,能够为华人社会做些事情,他认为这是好事。

任30年婚姻注册官

他说,从1983年开始迄今,在砂拉越客属公会担任婚姻注册官已达30年之久!有一天,他在市区一家餐馆用晚餐,餐馆的老板娘亲自端了一盘菜到他面前,对他说:“蔡先生,我请您吃饭。”

当时,他很讶异地问对方,你怎么会认识我?对方笑着对他说,你忘了啊?我的结婚证书就是你签的啊!我的孩子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呢!

“所以有时候,做结婚注册官这份工作,也是蛮温馨的工作之一,就以上述餐馆老板娘为例,孩子都已经大学毕业了,他都还记得我,我感觉到十分安慰。

任婚姻注册官的条件是必须精通国语,及书写国语,因为必须用国语写报告,同时必须是中五毕业,要自己愿意做。

任婚姻注册官须上课,以掌握婚姻法,当局会安排专人为他们讲解婚姻法及条例,包括男女双方要各有1个证婚人等。

他表示,公会的助理婚姻注册官必须遵守的条例是,绝对不能为穆斯林注册,他们必须寻求土著婚姻注册官的协助。除此之外,配偶是外国人也不可以,必须交由国民登记婚姻注册官员去处理,因为政府有多个管道,能够查出这些外国配偶是否有涉及犯罪案件,防止本地的女性或男性被诈骗。曾经发生过越南、印尼新娘子嫁到古晋后,新娘才入门没几个月,就卷款而逃失踪了!对于这类案件,他也无可奈何!

他说,调解婚姻时,他多数使用方言,如福建话、客家话、华语等为夫妻调解。

空闲的时候,蔡益源在2009出版了他的著作《拾零集》。《拾零集》所收文章,每篇平均千字左右,短小精悍。其中各以生、老、病、死、哭、笑、愁、恨、喜、怒、苦、乐为题,描绘人生百态,另有一番风味。蔡益源,生于日据时期,原籍广东省揭西县河婆汤坝寨人氏。自古晋中华第四小毕业后,就读于浮罗岸路中中初中分校,后迁读设于现五小校址之三中。一中高中毕业后,前往南洋大学深造,为该大学第8届地理系第一名金牌奖得主。

(2013年5月08日)

一生奉献教育,许武琳桃李满天下


他,付出了一生的青春、精神与时间,担起人类伟大灵魂工程师重任,作育英才、桃李满天下。

在过去33年(1972到2005年)来,虽然间中增经多次为了自己的兴趣而出走创业,但,对于学校他始终没有离开过,手中的鞭教也没放下过。

2005年,桃李满天下的他正式在杏坛上退休,但是三年后,他又再次受聘担任三中校长至今。他,就是2013年黄文彬精神奖得主的许武琳校长。

谦虚的他在接受访问时,口口声声说自己对教育界没有什么贡献,不值得一谈,更在领奖后自觉心中有愧。不管怎样,黄文彬精神奖确实是对他多年来在教育界,培育英才上的一种肯定,这是不能给予否定的。

因为,黄文彬精神奖不但给得奖者在领域上的贡献做出肯定,同时也在于激发以及鼓励更多人在各自的领域中做出贡献。

许校长说,其实,他从小就知道已故丹斯里拿督阿玛黄文彬这号商业钜子,其以企业来关心以及资助独中教育的精神更是令人敬佩。如今其后代也延续了这种美德,实属难得。

在教育界的这些日子里,他不居任何功劳,只求尽力做的最好,作育更多的社会栋梁。尽管已经到了退休年龄的他,仍然要尽力为提高独中教育做出努力。

回母校一中执教

记得,当年1971年,他从台湾国立大学农艺系学院毕业回来,立志要借助本州的广阔土地,在农艺界大展拳脚,甚至在之后也再回去拜师学习菇类的培植技术;但最后这些手艺只成为其休闲时以及退休后的兴趣了。

事因他很早就与教育结下不解之缘,虽然多次的“分分合合”,但已经进入耳顺之年的他,如今仍在杏坛里循循善诱,作育英才。

打开话匣子,他回忆着,在1971年9月回来古晋后,因为一时没有工作做,所以就做起水泥工人来。

一位大学生,做灰工一天只赚6块钱而已耶!

原本是想,等过了华人新年才到西马云顶进行农艺的种植,但当时就看到一中登招聘老师的广告,就写信去应征,就这样在72年的1月12日去当年由陈毓干校长掌管的母校教书后,他就与另外两位男教师去新加坡打工。可当时在新加坡找工并不容易,结果找了一个月都没找到,还几乎将一年来做老师的积蓄都花光了,最后要决定离开时,才找到一间补习中心,三人齐被聘请当补习老师。

可很巧的是,又接到校长的电话,说一中的人事起大变化,希望他能回去帮忙。当时,一中几位主任都被调动,教务主任去师训、训导主任被调去三中当校长。

当训导主任

所以,他一回去就被叫担任训导主任。但由于经验不足,不敢贸然接任,结果到了第二年还是成了训导主任。不过,当时的校长很好,凡是都有商量,所以在担任训导主任时都没有面对什么阻力,一切还算顺利。不过,对于年级轻轻的他来说,却也是很大的考验,一切都需要慢慢的模索。

他说,70年代的学生其实都很不简单,加上当时社会比较动荡,学生都很喜欢搞派系。学生一旦认为老师处理问题不好时,就会叫他们在校外的“老大”出面,不过,这些“老大”一般都很讲理,学生的事情都能够解决。

1977年陈毓干校长退休了,许兴梅校长接任,而他就成了教务主任。但做了4年后,就辞职了。

当时出现了一股养鱼热潮,所以他也就在朋友的怂恿下一起合作,在实加玛开了一间鱼店(后来出顶了)。虽然如此,他在获得校长的允许下,成了一中的兼职老师,没课时就去看店,有课就回到学校去。

1988年校董会调整了老师的薪金,当时一中校长许兴梅又找上他,结果他又回去做训导主任。

当训导最开心

担任过训导主任、教务主任以及校长的他坦言,还是当训导主任的日子最开心,因为能够与学生多接触。

在他做训导主任的日子,每天早上都会到各班级巡察一次,看看那些调皮的学生,拍拍学生肩膀等小动作,与学生有很好的互动与动作。由于当时年轻,每逢周末假期还会与一批年轻的老师以及同学们区郊旅行,至今还令人回味无穷。

有一些老师不喜欢当训导主任,但是对他而言,与学生接触、与家长交流,共同接触、与家长交流,共同解决问题很有成就感的。在他眼中,当年一中的学生并不坏。

校长很幽默,他说,当年驾驶的汽车车身原本就有一些被刮花的线条,想说,等在学校被顽皮的学生再多刮几条后,才来去喷漆,可结果驾了20年,都没有机会再去喷漆。

得人尊敬先敬人

要赢得他人的尊重,首先必须先尊重他人,学生也一样。担任训导主任的他经常要与问题或犯错的学生“谈判”,每次他都会给机会学生解释自辩,再进行处罚。

有趣的是,他都会与经常犯错的学生约法三章,与学生订下改次犯错的处罚方法。这样若有关的学生再犯错,被施予处罚也比较心甘情愿,因为那是之前就定下的方法。

许校长不但处事认真,对学生的纪律也比较严格,所以很多学生都吃过他的藤条,但是,他不敢居功。这些被严师管教的学生,如今在社会上都有很好的成就,很多都对他当年严厉教诲,声声感谢。此乃严师出高徒也!

体罚比记过好

他认为,体罚比记过好,因为记过如果记得多,很快就会被学校开除,那么学生就没有改过的机会了。而其他的处罚方法则能让学生铭记在心,避免继续犯错。

1988年回到一中作训导主任,做了10年后他又再次辞职。那是因为当时,他无法处理一件非常次棘手的学生问题,而校方也没有采取应有的行动,让他感到非常沮丧,在心灰意冷的情况下毅然离去。

离开学校后,他又重拾起当年的手艺,在家进行鲍鱼菇的培植事业,也培植了一些有机小麦芽、木薯芽等。由于掌握培植菇类技术,加上规模不大,所以成本并不高,一年后就回本了。

到了2000年许兴梅校长退休了,又有很多朋友叫他回去应征校长职,结果一年后又放弃培植鲍鱼菇,回到一中当起校长来,长达5年。

2005年退休后的他除了在家进行养菇作业外,也在七哩一块农业地搞起农业,种植桑树以及水果类。他说,桑树的果实很有价值,一公斤可卖20令吉。

可,三年后,三中校长沈燕梅又说要去进修,所以他又被校董会找回来做代校长一职,为期两年。可两年过去了,校长又不肯回来,所以他就代职到今天。

任校长,欲罢不能

他认为,早年,特别是70年代至90年代的学生素质整体上会比较好,可能是因为早年比较少娱乐,学生都专注在课业上吧!

“当然,今天的独中生也有成绩标青的,但毕竟人数不多。早年的成绩,整体上比较平均,不像现在参差不齐,距离也比较远。”

其实,他说,独中的教育素质非常好,只是因为缺乏沟通的环境,所以英文程度比较弱。

如果独中的英文水准能够被提高的话,那么独中生的出路以及前景将是非常好的。

(2013年5月08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