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汉青团由来 HISTORY

晋汉省华青团的由来
  

  • ——吴国甘

早期(一九八四年前)华青总团还未成立,本市就有了七或十属于青年座谈联系会议。在一九七五年本市最早的青年团该是潮州公会青年团,而当时的 团长亦是潮州公会之朱增业医生。

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三年期间本市华人社团陆续的成立青年团。当时就有㈠潮州州公会青年团(潮青团)、㈡古晋兴安会馆青年团(兴青团)、㈢古晋福建公会青年团(福青团)、㈣古晋福州公会青年团(榕青团)、㈤古晋琼州公会青年团(琼青团)、㈥古晋大埔青年团(埔青团)、㈦古晋广惠肇公会青年团(广青团)、㈧砂劳越嘉应同乡会青年团(嘉青团)、㈨砂劳越河婆同乡会青年团(河青团)、㈩砂劳越客属公会青年团(客青团)。这十个青年团当时己有互相来往破除了早期的乡会互不来往之风气。在各属会的青年团联系座谈会最早期的记录,以本人所保存的档件中是一九八一年十月二十日,比这之前更早的现在没有办法根查。

当时的座谈会是由各属会青年团轮流主持会议,会议地点是主持会议者属会之会所,这种观念乃是使各乡会可以乘这机会互相造访,使大家不会有所隔膜。这种青年团联系座谈会,除了会议外,活动也不少,而且也是轮流主办活动,非常多样化,如华人新年联欢会,筹款活动;出海捕鱼;为慈善机构举办筹款,象棋比赛;输血活动;十属青年团运动会,政治座谈会等等,非常蓬勃,使古晋市的青年活动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一九八一年十一月十六日联系座谈会,主持会议主席是嘉青团团长,会议上埔青团长杨镜南先生提出华总应设有青年部以促进华总与青年团间之合作关系,经详细讨论,认为由于各青年团与母会之问题是属会问题,再加上当时政府要每个社团表明清楚是联谊或政治团体之原因,所以会议中暂时不宜有什么决定。在另一次会议中榕青团长谢智华君亦有相似的提出由各属青年团组织联合秘书处,讨论结果,认为所涉及的问题不易解决。所以议决仍照目前(当时)形式进行各属团的联谊工作,会议中谈及会议记录处理存档问题,在一九八三年七月廿七日的会议中(河青团分团主催)议决将所有记录应编号及存入文件夹中,由主催属会转交给下一次会议主催者。

可是至今,这些记录不知道存于那个青年团中就不得而知,古晋十属青年团联系座谈会最后一次会议,根据现有的记录是一九八四年八月廿一日(星期一)晚上七时卅分由砂劳越嘉应青年团主催,地点为古晋亚答街五十二号门牌,嘉应同乡会会议厅,议程⑴覆淮前期会议记录;⑵讨论由上述会议记录所引起的问题;⑶与体育节有关的问题;⑷其他;⑸推举下一次座谈会召集者。由该次会议所委任主催召集会议之青年团因记录不存,而且相信过后也没有再继续这种座谈会,各属青年团联系座谈会就“就寿终了”。可能就因为华总属下之社团与社会小组在一九八四年八月十五日发起召集各青年团商讨青年事务组的组织问题,而古晋十属青年团联系座谈会就完全停止,将这些工作交由华总去负责。砂劳越第一省华人社团总会在一九八四年六月廿日所举行的常年会员代表大会中通过修改华总章程,增设青年事务组,以联络及促进各属会青年团的活动。华总理事会亦在同年七月廿八日的会议中,一致通过委任杨镜南君为青年事务组主任,吴国甘与蔡南岳君为副主任。当时主任亦于八月十七日(星期五)下午五时在华总办事处召开青年事务组筹备会议。

受邀出席当时会议之青年团已有十二个,即是⑴埔青;⑵广青⑶客青;⑷潮青;⑸福青;⑹琼青;⑺榕青;⑻河青;⑼兴青;⑽嘉青;⑾黄青(江夏堂黄氏公会青年团);⑿珑青团(珑西公会青年团)。会意议决原则上“青年事务组”的成员是由华总各属会青年团的团长或代表所组成。杨镜南君在一九八五年华总会员代表大会中已完成了筹委工作。华总理事会再次委任福青团之周启明为青年事务组之召集人。一九八五年七月廿三日周君以青团联席会议发函召开会议,以共同选华总青年事务组之正副主任。当者必须是其母会出席华总会员代表大会之代表身份。所以在该会议上主席提议由琼青团长陈华敏君为正主任、副主任分别由广青团长吴国甘及兴青团长刘金荣君担任。获得大家一致认同,而其他执委,留待下次会议再行推选,自华青事务组组成后,对于“组”’与、团“的名称在多次会议提出讨论。在一九八五年八月九日会议中有如下之议决“……有关向华总会长提意见的建议,可在青年事务组正式开会时议定,以便派代表在今年九月十八日青年事务纽会议中关于青年事务组的组织有如下:

⑴青年事务组的组织,在正副主任以下设执委,由不同的青年团担任,执委分掌秘书、财政、政治、经济、文教、体育、公关等事务。

⑵定期开会,会议时间订在每月第一周的星期五晚上七时卅分(由十月份开始),特别会议另行通知。

⑶每次会议各青年团代表必须参加,会议通知书应在七天前发出。

⑷有关青年事务组对内与对外方面所扮演的角色,本组主任应连同青年团团长会见华总会长丹斯里黄文彬洽商,俾决定今后活动计划。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五日(星期二)晚上七时卅分在华总办事处召开青年事务组理事会议,讨论有关之各项问题。在该次会议上,提出青年事务组简称为:“第一省华青团”。

对于华青团之名称,自从与华总会长对话后,原则上同意华青有其独立性。故于一九八五年十月甘一日当时大埔青年团团长杨桓贤君在其同巷会之青年团大会上促首省华总设立独立性青年总团。而砂客青团团长房晓青君亦强调组织独立青年总团是一件刻不容缓事。跟看榕青团(古晋福州公会青年团)团长谢智华君亦在报上吁请华总组织止匕青年团,一时呼声此起彼落。最终在一九八七年青年事务组原则上采用华青团之称呼。而华总理事会则正式在一九八八年六月廿六日核淮华青组采用“第一省华青团”。在一九八七年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五)第二届第四次理事会会议中,致函雷阳公会、西河林氏公会及董杨宗亲会各青年团,邀请加入华青团。在一九八六年二月廿日止,当时华青组的成员己达十五个单位,包括以上十二个青年团加上古晋惠东安青年团(东青团),砂劳越曾丘(邱)公会青年团(曾邱青团),古晋佛教居士林青年团(居青团)。一九八八年四月廿七日第三届华青成员代表大会上,正式修改团简章,一概青年“组”皆改称青“团”。青年组主任改为“团长”一九八八年十月七日华青团第二届第十一次理事会接获西河林氏青年团函件,要求加入华青团为成员,至此华青团共有十六个单位,可说是一股非常壮大有力的一个组织。

Comments are closed